× 慧灯讲坛

Topic-icon 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 YHZhang
  • YH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版主
  • 版主
More
1 年 2 个月 前 #3505 YHZhang
YHZhang 创建在 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今天讲座题目叫做“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上一次我们谈了特蕾莎修女和她的大爱。在特蕾莎修女这样令人特别感动的大爱心之上,在人世间、宇宙时空之间,还有一种爱,一种超越特蕾莎修女那样的爱,这就叫大悲心,就是在慈悲心前面加一个‘大’字,大慈悲心,简称为大悲心。这样一种大悲心唯有佛法才有。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做菩提心。当然在大悲心和菩提心中间还有一点点细微的差别,不过在这里我们就忽略不计。那今天我们就从一个故事讲起……

很多很多年以前,在藏地雪域,有一个年轻的出家人,他的学问很好,获得了格西的学位。这个年轻人叫做恰卡瓦格西。有一次他到另外一位格西的家里去拜访,他们坐在茶炉边上闲聊,恰卡瓦格西随手翻看着这个好朋友的一个经夹,经夹里面放着一些这个好朋友最珍贵的窍诀和教言。恰卡瓦格西翻着翻着忽然看到有一页纸,是像贝叶经那样写在那种特殊的贝树叶子上面的。他看到这个贝叶上面写了一句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话,这个话就像闪电一样,刷的一下就把他的心里照亮了。这句话写的是:“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从字面上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所有亏损的失败的事情全部由我自己一个人揽下来,而所有的利益和胜利全部愿意奉献给他人。

恰卡瓦格西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与生俱来就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和禀赋。他在一生的学习和修行中间,对于慈悲心和菩提心的教言和教授特别敏锐和敏感。他看到这句教言的时候,非常的震撼。他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我们可能比较麻木了,或者我们看到以后也觉得是很值得赞叹的一种慈悲心和无私牺牲精神,但是我们不会去深想。但是,恰卡瓦格西是经过多年的闻思修行的培训的,他在这方面的知识非常渊博,修行也非常的深,所以他马上就体会到,这样的一句话的背后,一定有深不可测的内涵。他被震撼了!

他意识到,这句话不只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它更是一个修行的窍诀,一个修行人的修行境界,是一条通向菩提心的道路。恰卡瓦格西立刻就追问这个朋友:“这句话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是古代的大德还是在世的大德?你有没有它的传承和修法?”

恰卡瓦格西的这个朋友说:“这句话来自于一个秘密的颂词,叫做修心的八个颂词。这是一个非常深奥的非常秘密的修行窍诀。这个教言一共有八个偈子,简称修心八颂。它的作者叫朗日塘巴尊者,是一位当代的大德。很遗憾我没有传承也没有修法。我只有这句话,它只是其中一个颂词的一半,不是一个完整的颂词。”

朗日塘巴尊者在当时来说也是很有名的大德了,但是,那时候交通非常不方便,人们传递信息很慢,所以尊者的名声并没有传播得很广。朗日塘巴尊者的一生就是修悲心为主。也就是去观众生的痛苦,看众生有各种各样的痛苦,然后感同身受。人家称他为黑脸尊者,因为他一生中每天都在观想和观察众生的大大小小的痛苦,从来都是黑着脸,没有笑容。他唯一的一次笑容是有一次,他在打坐的时候看到一只小老鼠来偷供佛的饼,可是那只小老鼠太小了拖不动饼就跑开了,它找来了另外只小老鼠,两只小老鼠一只在前面拉,一只在后面推就把饼偷走了。朗日塘巴尊者看到两只小老鼠这么聪明,如愿以偿地拉走了饼,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人们见到的唯一的一次朗日塘巴尊者露出笑容。他就是修心八颂的传承主人,是它的作者。

恰卡瓦尊者听了非常高兴,他天生的禀赋和多年的修行,让他深深向往这个颂词中透露的境界。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朗日塘巴尊者,向他求取这个修心的窍诀。

当时的交通是非常的不方便,雪域的条件也极其严寒和艰苦。恰卡瓦格西经历了很多辛苦和曲折,几经周折才来到了朗日塘巴尊者所在的村庄附近。眼看着就快到了,他心里非常高兴,就在这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老人家,他就向这个老人家就打听朗日塘巴尊者住址。这个老人的回答却让恰卡瓦尊者非常伤心。他说朗日塘巴尊者刚刚才圆寂了。年轻的恰卡瓦格西经历了这么多艰辛,终于来到这里了,就像一个终于看到了希望的人,而这个希望却突然破灭了。但他伤心之后又醒悟过来,追问这个老人:“朗日塘巴尊者有没有自己的传承弟子呢?他心想,我可以跟他的传承弟子去求取传承和窍诀。那位老人告诉他说:“有啊!他有两个最杰出的弟子,但是他们现在正在为了谁来继承朗日塘巴尊者的衣钵吵得不可开交呢。”

听到这句话以后,年轻的恰卡瓦格西就更加的失望了。他深深地知道,能够写出”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这样的一种词句的修行人,一定是具足了殊胜的菩提心。这样境界的一个修行人是不可能为了名利跟他人发生争执的,为了名利去争夺衣钵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想,朗日塘巴尊者这两位所谓弟子一定是没有真正得到尊者的修行窍诀和境界。年轻的恰卡瓦格西很失望地打消了原来的想法,转身就离开了。

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实际上,朗日塘巴尊者的两位杰出的弟子当时的确在互相争。这两位弟子都从他们上师那里得到了完整的修行的窍诀,也完整的得到了他们的上师修行的境界。换句话说,这两位弟子的确非常杰出,他们的内心都升起了真实的非常殊胜的菩提心,那么他们争什么呢?

当时朗日塘巴尊者在当地也是很有名望的,他身边也有上百位弟子。这两位杰出的弟子就在互相推让。一位说:”您的这个年龄比较大,跟着上师的时间比较长,我请您继承上师的衣钵。我会像对上师一样侍奉您恭敬您。“而另外一位对这个师弟说:你虽然跟着上师的时间短一些,但是你智慧远远超胜于我,你的修行和菩提心境界都是我望尘莫及的,所以应该由你来继承上师的衣钵。这样才是对众生最有利益的。我会像对待上师一样侍奉您恭敬您。“

所以这两位弟子都是非常高尚的人,都是具足了菩提心的和修行境界的证悟者。可是恰卡瓦格西并不了解这个。因为老人对弟子的误解使恰卡瓦格西很失望地离开了。离开以后他还是不死心,他想朗日塘巴尊者应该还会有别的传承弟子的。他到处去打听,漫无目的的到处打听就更加辛苦了。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打听到了还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尊者叫夏日瓦尊者,他有完整的修心八个颂词的传承窍诀。

于是年轻的恰卡瓦格西又历经了很多艰辛来到夏日瓦尊者面前。夏日瓦尊者跟朗日塘巴尊者的风格有些不一样。夏日瓦尊者住在比较热闹的地方,摄受的弟子也特别多,他几乎每天都会讲经说法,从远的地方慕名而来的人也很多,每天来来往往的听经学法的也特别多。年轻的恰卡瓦格西想先了解一下,于是他就在夏日瓦尊者身边待下来,在人群中间一边住下来了一边听法。年轻的恰卡瓦格西听了一段时间以后感到有些失望。夏日瓦尊者虽然讲了很多不同的法,但从来没有讲到和八个修心的颂词有关的或者涉及到跟“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有关的任何教言和窍诀。恰卡瓦格西想:“夏日瓦尊者到底有没有这个窍诀呢?”听法的人太多也没有机会去问。他想一定要找个机会当面问一下夏日瓦尊者。

夏日瓦尊者每天上午讲经说法,下午的时候会去转绕佛塔,这个时候往往就只有夏日瓦尊者一个人。恰卡瓦格西找到了一个机会。有一天下午,趁着夏日瓦尊者绕塔的时候来到了夏日瓦尊者的身边。古人求法的精神是非常让人赞叹的,他用自己的手在地上把尘土拂开,把自己身上穿的袈裟脱下来铺在地上铺成一个法坐。然后恰卡瓦格西恭恭敬敬地向着夏日瓦尊者顶礼。夏日瓦尊者就在临时铺就的法坐上坐下来,说:“年轻人,你有什么话赶快问,我在一席之上解决你所有的疑惑。如果你没有特别的问题,我马上就要回去了啊,我的时间很珍贵“。

年轻的恰卡瓦格西说:”我历尽了很多辛苦远道而来,是因为听说过这样一句颂词:‘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我听说这是朗日塘巴尊者所做的颂词,而您有完整的传承和修行的窍诀。我想问这是不是真的。我更想问这个颂词对修心来说,有多么重要?“

夏日瓦尊者干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如果说当时恰卡瓦格西第一次听到”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这句颂词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那么这次当他听到夏日瓦尊者的回答的时候,他再一次被闪电击中了心灵。夏日瓦尊者是怎么回答的呢?

夏日瓦尊者回答说:“我有这个颂词和窍诀。不仅如此,我有完整的修心的八个颂词以及它的传承和全部窍诀。对一个修行人来说这句颂词有多重要呢?如果你不想在这一辈子就成佛,也就是即生成佛的话,那这句颂词可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如果你想即生成佛的话,让你的修行的最终结果能够像佛陀一样,证悟如佛陀的那种智慧的话,那你就一定需要这个颂词“。

这句话让恰卡瓦格西感到心灵的极大震撼,他当时就激动地朝夏日瓦尊者礼拜,祈请尊者传授这窍诀。但尊者说:“此修心之八个颂词太殊胜、太深奥,不可轻易传给任何人。况且传授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如果你能答应在我身边住满六年,期间寸步不离,我可以考虑传给你,否则与你无缘。”
恰卡瓦格西毫不犹豫地承诺,保证六年在夏日瓦尊者身边寸步不离,尊者因此慈悲地摄受了他。每天把他带在身边,在讲经说法之余,悄悄地找机会给他传授修心的八个颂词,包括其中甚深的道理、修习窍诀及其境界。恰卡瓦格西的确在六年间没离开过他的上师,事实是,他十二年都没离开上师,远不止六年。十二年间,他一心一意地只修习这个修心的八个颂词及窍诀。

这是一个特别深奥,也特别具有考验的修行方法,不是普通人能走的路,是一条险道。正因这是捷径,是险道,即生就能达到的境界特别高,然而修行的过程更加艰辛。恰卡瓦格西经历了很多修行上的考验,最后,在他的心相续中,完全生起了菩提心的甚深境界。

十二年后,恰卡瓦格西离开了他的上师,这时他已是一个真正的证悟者,真正的圣者菩萨。此后他一边不断砥砺自己继续提升自己证悟的境界,一边开始弘法利生。但是,这个修习菩提心的窍诀太深奥,初期没有广弘,只是秘密的传授给几个根基具足的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因缘,他也把此窍诀传授给了一些麻风病人。

这个颂词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修行窍诀呢?当然,是一个关于菩提心的修行窍诀,在菩提心的修行中,有两个大的修行传承。其一是“七支”的修法,即是通过忆念母亲的恩德,思维要报答母亲的恩德,然后把要报答母亲恩德的心推广,越来越广大,直至推广到每一个有情和生命身上,最后把它化为行动。通过求取真正的智慧,如佛陀般的智慧,来帮助所有有情的生命。这就是“七支”的修法,它是弘扬最广的菩提心修法。另一个菩提心修法的传承,叫自他相换,分为三个次第,分别是:自他平等、自他相换、自轻他重。这个传承跟上述的传承比,对根器的要求更高,修行的力度也更强。

这第二种菩提心修法,在恰卡瓦格西之前,一直都是处于秘密状态,很少有人知道,上师只是秘密地传授给身边的几个弟子。恰卡瓦格西觉得,这么殊胜的窍诀,不多传几个人太可惜了。由于他的慈悲心特别强,他就很小心翼翼地传授给了一些麻风病人。

当时在藏地,其实当时在西方也同样,麻风病还属于不治之症,又具有传染性。麻风病人身上的皮肤奇痒无比,往往被抓得溃烂而流黄水,人也变得很丑陋。因此他们通常被嫌弃、被驱赶,只好远离人群,自成群落,像乞丐一样生活在很凄惨的境地。恰卡瓦尊者非常慈悲,他去接近和帮助这些麻风病人,然后,就把“自他相换”的修法,传授给了麻风病人。

一般人是没有心力去修“自他相换”的,设想,一个人如果得了重病,比如癌症,他首先会感到绝望,然后就希望想方设法能够治好。通常的心态是:为什么得癌症的偏偏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其他人?这种想法相当普遍。而“自他相换”的思路恰恰相反,“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他想的是:愿天下所有人的一切痛苦,都放在我身上,所有癌症病人的痛苦由我一人承受。

实际上,一个真正修习“自他相换”的修行人,当他看到一个乞丐,或看到一个癌症病人,他就会想:为什么这个乞丐的贫穷、为什么这个癌症病人的病痛,在他身上却不在我身上呢?然后他会从内心深处发愿:愿穷人因贫穷而带来痛苦、愿病人因疾病产生的痛苦,都由我来替他承受,把我所有的健康、快乐都奉献给他们。他会这样去观想、去发愿。这是一个普通人完全不可能想象的,也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心的力量去做的。

但是麻风病人比较特殊,因为他们本身已经非常凄惨了,他们无路可走,在绝望中等待死亡。换言之,他们一无所有,他们在这一生中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这时,恰卡瓦格西跟他们讲述了这个窍诀,告诉他们菩提心的利益和境界,他们被这种崇高的境界、同时被格西所感动。

这些麻风病人已经处于凄惨的境地,已经对生活绝望了。况且他们的确不可能再失去什么。格西教导他们如此发愿:因为我已经得了麻风病,就以我所受的痛苦,代替天下所有人的痛苦,所有麻风病人的病痛都放到我身上,由我一人来承受更多的痛苦吧,他们就不用再感受病痛了。

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种修行,也是最伟大的一种心愿和行为。有趣的是,心的力量,真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议,对于心的奥秘,我们所知甚少。这样的发愿,他不仅仅是一种发愿,其实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对于一个没有证悟的来说,当他这样发愿,其实并不可能把其他人的疾病和痛苦,放到自己身上来。但是由于他的发愿,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结果他自己的疾病、痛苦,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竟奇迹般的康复。如果他是健康的人,这种观想完全可以让他获得极强大的资粮。

然而对已经证悟者来说,他这样观想时,他的愿力就有了不一样的意义。这时,他完全可以做到,把其他人的痛苦拿过来。当然,这需要一些因缘,只要因缘具足,他可以把其他人的痛苦、疾病等等,真实的拿到自己身上。这样的圣者,因为他已经证悟了空性,虽然他把别人的痛苦、疾病拿到自己身上,他并不会罹患这种疾病,也不会真实的感受痛苦。对于已经证悟的修行人,他有能力用自己证悟空性的智慧境界,转化痛苦和疾病,使之成为修行的助缘。这如同孔雀食毒,它非但不会中毒而亡,反而使其羽毛更加鲜艳。

那些麻风病人虽然不是证悟者,但是因为在这种愿力下的修行力量特别强大,他们虽然未必能把别人的麻风病拿到自己身上,但他们真诚地、由衷地去观想以后,他们自己的麻风病竟然奇迹般的康复了。消息传出,更多的麻风病人就赶来找恰卡瓦尊者,前来依止他。恰卡瓦尊者也感到很惊喜,他把这个方法传授给了更多的麻风病人。但他依然很谨慎,并不敢在普通人群中去广弘。

恰卡瓦尊者传授“修心八颂”越来越广了,但那时他还是没有广弘,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他的想法,他开始在更广范围内传授这个窍诀。这一使他改变想法的事,就是他弟弟性格的变化。

尊者有个跟他性格完全不同的弟弟,弟弟性格狭隘,怀疑一切,还有点愤青。那段时间弟弟惊奇地发现,有很多麻风病人来找自己的哥哥,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奇迹般地获得了康复,他非常好奇,但碍于面子又不愿意直接去问。他就悄悄的躲在门外听,听哥哥跟他们说些什么。听了之后他禁不住有点感动,然后他就悄悄地按偷听到的方法自己去修行,这样修行之后,他自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众所周知,一个人性格上的改变是最难的,因为性格是长久以来,甚至经历很多生很多世,不断串习而来,是生命中最顽固的习惯。恰卡瓦尊者就注意到,他弟弟的性格完全发生了改变,他变得阳光、开朗、乐于助人,很开放、很善良,他意识到弟弟一定在偷偷修行自他相换。

从那以后,恰卡瓦尊者就开始广弘。他想,这么珍贵的一种教言和修行,看来任何人都可以修持,对任何人都有甚深的利益。他知道广弘的机缘到了。他就发愿,把“自他相换”这个深奥的菩提心修行窍诀,在藏地广泛弘扬开来。直到今天,它依然是菩提心修法中,最殊胜的窍诀。

在《西藏生死书》中,有两个真实的故事,都发生在几十年前,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该书作者索甲仁波切当时还很年轻,跟随他的上师—上一世敦珠法王在欧洲旅行,亲眼目睹了两件与“自他相换”有关的事。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中年女子,她得了癌症,觉得整个人生完全崩溃,死亡如影随形,她内心深处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她到处找人倾诉,找医生、找朋友倾诉她的痛苦,但除了能得到些许安慰,她的痛苦、恐惧丝毫没有减缓。这时,她听说来了个西藏的出家人,虽然她从来没这方面的概念,仅仅出于好奇,或者只是为抓一根救命的稻草,她就来见敦珠法王。她向敦珠法王哭诉她的绝症,面对死亡她的恐惧无助…… 让女子很意外的是,敦珠法王听完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以往这个女子和任何人哭诉,大家都会愁眉苦脸的劝慰她,抑或很悲伤的同情她,这下女子感到奇怪了。敦珠法王说:“死亡有什么关系呢?每个人都会经历死亡,我也会死,你也会死,大家都会死的呀!”可能敦珠法王自身独特的魅力,或是他温暖的笑容,抑或他平实真切的话语,总之,她非但没有被刺伤,反而从心底深处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她竟从对死亡的恐惧中一下子就走了出来,俨然成了旁观者。这时敦珠法王又给她讲了一些基本的道理,告诉她这个“自他相换”的修法,让她回去修习。

这个女子虽然懵懵懂懂什么都不了解,将信将疑。但是到了这一步,死亡近在咫尺,她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最后她尝试着去观修“自他相换”。试想,把其他人的痛苦都拿来放在自己身上,由自己承受,这是个多么匪夷所思的想法啊!以她当时的情境,终日抱怨为什么是我得了癌症?而不是其他人!终日期盼着自己能被治好。现在要把别人的癌症、痛苦都放在自己身上,这怎么可能!然而,处于绝望中的她,试着练习打坐,非常努力地试着打开自己的心胸去观想,结果奇迹出现了!罹患癌症的这个女子,不仅从自己的悲伤、绝望中走了出来,而且一段时间以后,被医生宣布为不治之症的的这个绝症,最后完全康复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绝症都能得到康复,但是“自他相换”的修法对每一个人,不论是健康人还是病人,它的意义都非常强大。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书》中提到,在敦珠法王身边经历的另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个艺术家,同样罹患了绝症。这个愤世嫉俗的艺术家生活在当时的欧洲,得了绝症,医生宣判他的生命只剩下三个月,他觉得生命是一个非常荒唐的事情,此时死亡和生命都变得空洞而没有意义。所以他看待一切的态度都是冷嘲热讽。一个偶然的缘分,他被朋友带到敦珠法王身边,法王一下子就看出问题的症结,这个艺术家的与之前女子不同之处在于,他并不因为死亡将至而惧怕,他觉得生命太荒唐,以至于一切在死亡面前都变得毫无意义、毫无价值。法王就跟他闲聊,聊着聊着话题一转,就转到这个修法,法王把这个修法介绍给他说:在我的传承中有这么一个伟大的想法,虽然你从来没接触过,也不会相信,但是既然你目前无所事事,不妨做这么一个心灵实验。敦珠法王很善巧地说:你们艺术家,不是最喜欢做社会实验,喜欢行为艺术,你就把这当作心灵实验或行为艺术吧,这非常有趣,为什么不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尝试一下呢?这个艺术家虽然满怀狐疑,还是真的进行了尝试。尽管他不久之后离开了人世,但在他生命最后短短的一段时间,他整个的心态完全发生了改变,他对生命的认识彻底颠覆了。他发现生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哪怕在地球上仅仅生存一天,这一天都可以如阳光般灿烂。所以,这个艺术家最后跟他的疾病握手言和,化解了因死亡带来的所有怨恨。

我们回过头来继续恰卡瓦尊者的故事,恰卡瓦尊者的一生都是以修习和弘扬“自他相换”这种菩提心修法为主。在他晚年的时候,就发了个愿,他的发愿与我们不同,我们一般学佛修行的人,都发愿要去佛的净土,如西方极乐世界。但恰卡瓦尊者发愿要去地狱,帮助地狱里的痛苦众生。他那时已经是很有名望的了不起的高僧大德,在他生命即将结束时,很多弟子及很多人围绕在他身边。在他离开人世之前,他泪流满面,众人不解,他说:祈请你们一起为我来祈请吧,我长久以来一直在发愿,要去帮助地狱中饱受痛苦的有情,但我的愿望恐怕实现不了了,现在我面前出现了净土的所有境界,西方极乐世界的全部境界在我面前都真实出现了。连你们供佛的供杯中的清水,在我面前显现为佛的坛城,所有一切都是净土的境界,说明我肯定会到极乐世界这样净土去了。所以请求你们帮我祈请,实现我的心愿,去地狱帮助那些痛苦的众生吧。

要知道,人在临终前是不可能说任何妄语,不可能表演的,何况像他这样一位高僧大德,这样一位尊者。当然,恰卡瓦尊者最后肯定去了极乐世界,因为地狱和净土就似梦幻一般,跟我们此生的世界一样,不会离开我们这颗心的。像恰卡瓦尊者这样的修行人,有如此殊胜的智慧和菩提心,即使他去到地狱,对他来说,地狱也像极乐世界一样,没有差别。这是恰卡瓦尊者的故事。

为什么菩提心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呢?因为菩提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种精神境界。自他相换的传承和七支修法的传承,最早是由龙树菩萨和无著菩萨传下来的。在古印度时,还有一位有名的大菩萨,是这两个传承的集大成者—寂天菩萨,他写了一本书,非常非常有名,这就是《入菩萨行论》(简称《入行论》)。在这本书的第一品(章)里,寂天菩萨讲述了菩提心的利益。下面我们就通过《入行论》的颂词来简单领略一下菩提心的利益。

第一个颂词曰:

暇满人生极难得,
既得能办人生利,
倘若今生利未办,
后世怎得此圆满。

暇满人生是极其难得的。此生幸运地生而为人,又能接触到佛法的智慧,这样就可以去实现生命中最有价值、最有利益的事,即探求宇宙和人生的真相,通过正确的方法,最后亲身证悟这样的智慧和见到这样的真相,这是只有通过这个珍贵的人身才能承办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生命形式,比如说海洋里的鱼类、陆地上的各种动物,还有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等等,这些生命形式不能像我们一样去思考宇宙和生命的真相,进而通过正确的方法,最后证悟真相,它们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条件。但是人身并不是轻而易举地偶然获得的,并且人身也不是永久不变的,在这一段生命的旅程结束之后,我们会走向哪里?这是难以把握的。

前两年,中国科学院公布了125个当今自然科学最前沿的没有能够解决的难题,其中一个难题是:人的记忆是怎样存储和提取的?这个问题,我们普通人大多从来没有想过,但是从事科学领域的人都知道,在自然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并不知道人类的记忆是怎样实现的,它是怎样存储和提取的?科学不知道它的答案。

通过前一段时间的讲座,我们知道人都是生活在当下这一个刹那,之前的所有刹那都已经消失,未来的所有刹那还没有发生,我们拥有的只是当下这一个刹那。同样,我们的想法(念头)更是如此。比如说有些人认为我们的思想只是一个脑电波,或者是一个意识,但不论是脑电波还是意识,在这一刹那之前的那些脑电波或者意识一定是找不到了,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么,我们的记忆是怎样存储的呢?又是从哪里提取出来的呢?在脑细胞中找不到这样的记忆。这是一个自然科学到目前为止束手无策的一个难题,而且是和我们每个人这么近,不用到外面去寻找的,自己就有的,我们生命之所以能够延续就是因为我们有记忆,我们每天之所以能够这样生活着、交流着就是因为我们有记忆,可是记忆是怎么实现的?它是怎样存储和提取的?不知道!这是一个科学难题。

记忆是怎样存储和提取的?就是因为有一个阿赖耶。阿赖耶并不是佛教创造的。因为我们有意识、有记忆,那么记忆一定有这么一个存储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们叫它“阿赖耶”,它其实就是意识最深层的地方。阿赖耶也可以叫做其他名字,比如小乘佛法里叫它“意识的深层”;再比如自然科学中的“潜意识”,潜意识的最深层就是阿赖耶。无论怎样称呼,我们简单一点,就称它阿赖耶。这个我们心的意识的最深层的阿赖耶,在我们进入深度睡眠时就能回到那里;在人死亡后或出生前也在这个状态中间;在禅修打坐时,当进入一个深深的寂静状态时也是回到了阿赖耶的状态中。这就是阿赖耶——意识的最深层、潜意识的最深层。

阿赖耶和我们的意识,包括眼耳鼻舌的所见、所闻、所触等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前几次我们讲座中已经讲过了,我们所见、所闻、所触其实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个幻觉。比如我们看到的颜色,它不是脑电波,脑电波没有颜色;外面更没有颜色,外面只有不同频率的光。那么颜色在哪里?颜色在我们的意识里,是我们意识里的一个幻觉。

同样,形状、声音也是如此。外面只有空气的震动,外面没有声音,脑电波只是一个电磁波,也不是声音,那声音是什么呢?声音在我们的脑海中,在我们的意识中,它是意识中的一个幻觉。

那我们听到的、看到的幻觉和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意识,与阿赖耶的关系是什么呢?就像大海和海浪的关系。阿赖耶就像大海,我们一刹那一刹那生起来的视听幻觉、想法念头就像大海中一个一个的浪头一样,而我们这一生的生命就像一段波浪,是由今生今世无数刹那的念头组成的。因为有阿赖耶的存在,也就是自然科学所说的潜意识的最深层,使我们的生命变得有延续性了。

我们今生今世的第一个念头是从哪里来的?它不可能从石头中蹦出来的,也不可能从某个脑细胞的结构中生长出来。我们以前讲过,心有它自己的特性,它是不可能从物质中找出来的。那么这样一个念头,就像稻芽前面一定有稻种一样,在它前面一定有一个同类性质的另外一个念头。这样,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每个念头前面都有一个念头,这说明我们今生今世的第一个念头前面是有一个生命的;同理,在我们今生今世最后一个念头消失后,就像火车头后面牵引着一个一个车厢似的,一定不会嘎然而止,它后面也会有延续性,它后面的生命也会有一个延续性,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轮回。

关于轮回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人们常说“人死如灯灭”,这是一个很粗旷的、没有经过观察的说法。比如天上的恒星,科学告诉我们,我们所看到的恒星早在几十万年、几十亿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它的光芒经过几十亿年一直还可以走到我们这里,让我们可以看得见。所以可见“人死如灯灭”这句话不可靠。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恰恰说明我们的意识如灯光一样,灯虽然灭了,可是灯光却可以一直传递出去。同理,如果人的身体灭失了,可是我们精神世界的生命还是有一个延续性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死如灯灭”这句话又是非常有道理的,这与我们通常的理解截然相反。我们通常的理解就是人的生命随着身体的消失而嘎然而止,其实,就如恒星虽然不存在了,但它的星光可以一直走到我们这里来,在亿万年之后依然可以被我们看到一样,灯虽然灭了,但是灯光会延续、会传递出去;同样,人的身体虽然灭失了,但人的生命依然可以延续下去。

多年之前,我和南京大学的一些博士生有过一次有趣的探讨:关于轮回是否存在的问题。当时索达吉上师到南大做演讲,讲的就是轮回,师生们对此很感兴趣。其中有一个田老师,很有才华,他在这个问题上和我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虽然到最后他没有办法推翻我所讲的一切,但他不愿意接受我的观点,即“轮回是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证明的,在某种程度上,佛法也是一门科学”。田老师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虽然他对我把轮回和科学放在一起感到有些气愤,但同时他也承认了一点,他说,“轮回不可能是科学,因为轮回是不能被证伪的。科学一定要是能被证伪的,而轮回是不能证伪的,所以轮回不是科学”。(科学界有这么一个说法,但这个说法是有争议的,就是关于科学一定要是能被证伪的这个定义)。田老师讲出了一个事实,即轮回是不能被证伪的,也就是说人们无法否定轮回的存在。一个最理性的人站在科学的角度上,是不能推翻轮回的存在的。这意味着,即使对于最唯物的观点来说,如果一直追到底,他也不得不承认:轮回有可能存在,也有可能不存在,但只能说可能,科学是无法推翻轮回存在的。这说明,至少有50%的可能性轮回是存在的,科学和唯物论都无法推翻这一点。尤其在量子力学发展起来之后,它里面有几个重大的发现,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发现叫“测不准定理”,它的背后就是量子力学最重要的一个课题:我们世界的形成。从微观的量子到宏观的世界,它之所以是我们眼前的这个样子,作为观测者,我们的意识在这里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从微观到宏观,都和我们的意识有关系,由于意识的参与,概率波才会坍塌,才会形成我们眼前这个丰富多彩的宏观世界。

在五、六十年代,有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在量子力学玻尔那一代人之后最有才华的一个人,尤金.维格纳,他很鲜明地持有意识独立存在的观点。在当代的物理学家里,中国人都知道霍金,他的瘫痪反而成就了他的传奇色彩和知名度。但成就最高的肯定不是霍金。和霍金共同发现了黑洞的数学大师和物理学大师罗杰.彭罗斯,他的才华和学术成就不亚于霍金,很可能在霍金之上。他有一本非常著名的畅销书:《皇帝的新脑》。这本书是他对于物理学和人工智能的思考。这个思考延续了几十年,并且在“皇帝的新脑”之后,又不断推出几本力作。在他最新出版的书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意识就是一个信息,当人的身体消失后,信息会继续留在宇宙中,不会消失;因为信息不会随着物质身体的消失而消失,所以生命是有延续性的。

关于轮回的课题是非常有趣的,今天我们只是稍带提及,以后我们可以花一些时间专门来探讨这个课题。今天我们只是想说明生命有一个延续性,它是有办法证明的,但今天我们不深讲。

因为生命有延续性,此生得到这样一个生命,可以去探讨、发现宇宙和生命的真相,可以有机会解决所有的烦恼和问题,可以有机会去证悟而获得真正的智慧,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不利用这个人生的机会,以后我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此谓:暇满人身极难得,既得能办人身利,倘若今生利未办,后世怎得此圆满。

但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的,很多人真正关心的是怎样在今生今世过得快乐,所以下面的一个颂词曰:

犹如乌云暗夜中,
刹那闪电极明亮,
如是因佛威德力,
世人暂萌修福意。

我们真正对宇宙人生感到好奇而且走上了正确的道路的这个心念,就像暗夜中刹那亮起的闪电一样,是由于佛陀的智慧和威德力加持了我们才能产生的,并不是偶然的;如果我们不抓住这个机会,像黑夜中的闪电刹那闪亮之后,比如我们这次由于偶然的机缘来到了慧灯讲坛,出于好奇心我们开始思考,然后我们有可能就留下了,有可能就走开了。如果我们不利用此生这个机会,那就又会回到暗夜之中。而这样的机会也不是单单依靠佛陀的威德力就能实现的,还要靠我们自身的福德力。

下一段颂词:
以是善行恒微弱,
罪恶力大极难挡,
舍此圆满菩提心,
何有余善能胜彼。
佛于多劫深思维,
见此觉心最饶益,
无量众生依于此,
顺利能获最胜乐。

而我们自身的福德力又特别脆弱。我们自身的阿赖耶就像一块田,田里有好的种子,但更多的是不好的种子,这种不好的种子被称为业力。那怎样让好的种子成长起来呢?这是佛陀在多劫当中深深思考的问题。佛陀为了帮助众生,用他广大的智慧在多劫中深深地思维,最后发现菩提心的力量最强大,它的饶益是最广大的,只有菩提心能使无量无边的众生顺利获得真正的快乐。

欲灭三有百般苦,
及除有情众不安,
欲享百种快乐者,
恒常莫舍菩提心。
生死狱系苦有情,
若生刹那菩提心,
即刻得名诸佛子,
世间人天应礼敬。
犹如最胜冶金料,
垢身得此将转成,
无价之宝佛陀身,
故应坚持菩提心。
众生导师以慧观,
彻见彼心极珍贵,
诸欲出离三界者,
宜善坚持菩提心。
其余善行如芭蕉,
果实生已终枯槁,
菩提心树恒生果,
非仅不尽反增茂。
如人虽犯极重罪,
然依勇士得除畏,
若有速令解脱者,
畏罪之人何不依。
菩提心如末劫火,
刹那能毁诸重罪。
智者弥勒谕善财,
彼心利益无限量。
以上颂词讲的就是菩提心的利益。

菩提心有多么殊胜呢?佛陀说:哪怕一刹那间生起了菩提心,我们就会超越三界所有的生命,我们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尊贵的人,因为在这一刹那我们成为了佛陀真正的王子,是可以真正继承佛陀的事业—通向最究竟的智慧。

有这样一则真实的故事:从前,有一个阿罗汉果位的师父带着他的弟子小沙弥远行,这个师父有他心通。小沙弥背着很重的行李跟在师傅后面,边走边想:我有机会出家,我就要像佛陀那样,好好地修行成佛,然后利益广大的众生。他刚刚起了这个念头,他的师父就走了回来,把他身上的行李全部拿过去,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让小沙弥走在前面,师父跟在后面。小沙弥感到很奇怪,但又不敢问,只好听了师父的话,在前面走。师徒二人继续走,走着走着,小沙弥又想:要利益众生,就要去利益这个人、那个人……,他想起了自己讨厌的人,于是想:唉呀,要帮助这样的人太难了,而且有的人我真的不喜欢。他刚刚这样想的时候,师父又觉察到了,马上叫小沙弥停下来,把行李都放回小沙弥的背上,自己走到前面去了;如此反复了两三次,小沙弥终于忍不住了,问师父这是什么缘故?师父说:我虽然是一个了生死、证悟了阿罗汉果位的人,但是我没有菩提心;而你虽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沙弥,但在那一刹那生起了菩提心,因此在那时你已经完全超胜于我了,所以我要替你拿行李,跟在你后面;但是后来你又退了菩提心,那么这时你是我的弟子、是凡夫,而我是师父、是圣者,因此你要拿行李,要跟着我走;如此矣。这个故事说明了一刹那的菩提心就是这么殊胜。菩提心就像国王的孩子,虽然刚刚出生,没有任何的能力和功劳,但上至功高德绍的宰相也要向王子顶礼,因为他是国王的儿子,将来要继承国王的王位和事业。

菩提心就是这样,对于刚刚生起菩提心的人,佛陀是这样赞叹和恭敬他们的:佛陀说,我不会去顶礼那些已经获得智慧的登地菩萨,但是对于刚刚生起一刹那真实菩提心的凡夫菩萨,我会去顶礼他们。不仅如此,如果春天来了他们要去出游或者去旅行,我会把他们马车的缰绳拉在自己的背上替他们拉马车,因为第一刹那的菩提心就像天上初生的上弦月的小月牙,是最为珍贵稀有的。我们由此可以看出菩提心有多么的尊贵。

众生导师佛陀以他的智慧观察到初生的菩提心如此珍贵以后,他就会恭敬初生菩提心的人。如果我们想要离开三界,获得彻见宇宙的,能够解决所有人生问题的智慧,我们就应该求取和坚持这样一种真实的菩提心,那么这样的菩提心的真实利益是什么呢?佛陀说,所有其它的善行-无论是人世间的善行,还是阿罗汉那种解脱道上的善行,他们就像芭蕉树一样,生长了果实以后,当最后果实枯槁了以后就不再生长新的果实了。但菩提心树就不一样了,世间所有的树,都是秋天结果,然后等到果实枯槁了以后树叶就落了,要等到来年的春天才会长出新的来,而且总有一天这棵树本身也会逐渐老去最后死去。但是如果把菩提心形容成一棵树的话,它就不会老去,它会恒常不断地绵绵不绝地产生果实,而且这个果实会越来越广大,越来越增上,越来越茂盛,菩提心就有这样一个特点,很有意思。

其它的善行-比如人间的善行,就像是资粮,就像是在人生的生命银行存了一笔钱,这笔钱以后可以去用,等到用完了,这个善行和这笔钱也就用完了,那么在解脱道上的一个阿罗汉修行人的善行就要了不起一点,它不仅是要在他这一生命中间给他会产生很多的果实,而且一直到他解脱之前都会产生果实,最后一直把他护送到解脱的地方,也就是一个阿罗汉道路上的修行人,他的修行,他的行善会一直把他护送到完全超越生死的境界,在这之前所有的善行利益会源源不断。但是一旦到了超越生死的这个境界的时候,这个善行就结束了,他能不能达到宇宙人生最后的真相呢,能不能得到佛陀那样的境界和智慧呢?他是达不到的。

可是菩提心就不一样了,菩提心就像是一滴水流向和融入到了大海中间,它是永远不会干涸的,除非大海干涸。这里的大海指的是整个宇宙人生背后的真相,我们称它为法界,就是法界的大海,这样的菩提心一直到成佛以后,也就是到证悟了法界并融入法界以后它都不会干涸。在这之前,我们看得见的善的果实这种资粮都会源源不断地出现,而且越来越增上,越来越茂盛,不仅不尽反增茂。

还有一个比喻,是讲菩提心的功德和利益的。“如人虽犯极重罪,然依勇士得除畏,若有速令解脱者,畏罪之人何不依“。菩提心就像一个力量强大的勇士一样,就像我们在学校里经常受人欺负,他个子高一点的人经常动不动就来欺负我们,我们打又打不过他,这时候我们怎么办呢?当然我们可以去告老师,但是告老师不一定总是管用,老师管几次就嫌烦了,有些人特别顽劣,你告老师告得越厉害,他在背后整你整得越厉害,有时候告老师不是一个好办法,那我们有一个真正的好办法,什么好办法呢?这时候如果我们有一个高年级的大哥哥,比欺负我们的人更高大,是一个在校园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个时候别人就不敢欺负我了。同样道理,在整个的生命轮回中间,菩提心就像是力量最强大的勇士,我们一旦和菩提心结上伴,跟它相伴而行的时候,虽然我们的阿赖耶里面,我们自己的生命中间,有很多很多不好的种子,或者我们伤害过很多的人,这些人伺机要报复我们,但是因为有了菩提心在我们身边,他们就不敢报复了,他们虽然不乐意,但是也只能放过我们了。

也像是我们的生命中间,有很多很多暗中潜伏的捕快,随时随地要把我们捉拿归案,但是这时候因为我们得到了一个国王的救护,像菩提心这个国王的救护,我们成了国王的客人,那么这些小捕快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不敢得罪国王所以他也就不敢得罪我们了,菩提心就有这么强大的利益。

今天我们最后接触的颂词是:“菩提心如末劫火,刹那能毁诸重罪,智者弥勒谕善财,彼心利益无限量。”说的是弥勒菩萨跟善才童子讲菩提心的利益,讲什么利益呢?他做了一个比喻,菩提心就像末劫的大火。劫初是大爆炸,我们都听过的Big Bang,是宇宙的开始。宇宙大爆炸后,一直膨胀,然后膨胀到一定程度后会萎缩,最后会萎缩成黑洞。无论是宇宙开始的Big Bang, 还是宇宙走向毁灭的黑洞,都和能够毁灭一切的燃烧分不开。
在宇宙天文学里的,有很多奇妙的现象,在很多古老的宗教里都有所涉及;在这些宗教里,佛法的一些经典是讲的最清晰的。佛法里有一个经典叫做俱舍论,里面对宇宙学有比较详细的讲述,但如果只是看俱舍论,我们会看到许多和现代科学矛盾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些矛盾的地方呢?在其它一些更深刻的佛学经典里,做了详细的解释。而把宇宙学讲得最透彻的,是华严经,华严经里有相对论和宇宙天文学的所有未解之谜的谜底。对这些我们有些人可能听起来有些陌生,因为我们过去了解的比较少,我们会马上把它和迷信挂钩,但是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过去没有仔细地观察过,只是人云亦云而自己从来没有亲自去了解过,现在我们就兼听则明。

在宇宙所有的燃烧中,连太阳的燃烧都没有办法和它相比的最猛烈的燃烧是什么呢?就是宇宙产生和结束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劫的开始和末尾的时候。这个末劫火是最厉害的,但是末劫火燃烧的只是外面的器世界,燃烧的是外部的物质,而菩提心能够达到心灵的深处,能够燃烧掉我们阿赖耶识中间所有恶业的种子,而且不需要很长世间,一刹那就能够烧毁很多很多不好的种子,所以说刹那能毁极重罪,菩提心就有这么广大的利益。

菩提心为什么有这么广大的利益呢?因为菩提心的深度太广大了,它的对境(受众)太广大了,它的果太广大了,等等很多的广大。相比之下基督教的行善,它只针对人,而且它针对人中间的一部分,它说信我就得救,可是不信它的人呢,哪怕是他的父母亲和亲兄妹,如果他们不信他的主,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他就到地狱里面去,然后就要受到审判了,再然后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可是菩提心就不一样,菩提心是要帮助所有的人,而且不仅如此,它还要帮助所有其它的生命,包括那些天生就被认为是砧板上的鱼肉的生命,他们有强烈的感受痛苦的能力。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牛被牵出去要被宰杀的时候会流眼泪的,它们是有感情的,那我们养的宠物就更加如此了,他们都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它们是感受得到痛苦的。菩提心就是要解决所有这些痛苦,这是非常伟大的。菩提心不仅仅要解决他们这一生的痛苦,给他们衣食和财物,而且是要解决他们生死的问题,帮它们解决所有的烦恼,给它们最究竟的智慧,把它们一直带到宇宙人生的最后的真相,菩提心是要把他们带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去的。这样一种比海洋更加广大的菩提心所产生的果实也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议的,非常有意思,就像我们在自他相换的故事中说的,那些麻风病人他去观想把别人的痛苦拿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别人的痛苦倒没有拿过来,但他自己的麻风病反而好了。

几年前在成都,慈诚罗珠上师讲修心八颂,我在上师面前听过一堂课。当时上师讲了一个道理,比如印度尼西亚发生海啸,世界各地很多的自愿者就去帮助那些受难的人,表面上看他们是帮助了这些当地的人,当地的人对他们是没有什么帮助的,他们对当地的人有很多的恩德,但实际上讲这些当地的人对这些去帮助他们的人恩德更大,为什么呢?因为被帮助的遇难的人得到仅仅是衣食和心灵上的暂时的安慰,但是这些去帮助他们的人,他们得到的却远远超过了他们所给予的,这些遭受灾难的人就提供一个机会,让这些志愿者有了这样一个帮助别人的机会,而这样的一个帮助别人的机会它反过来给这些利他的人带来的,无论是精神方面的还是物质方面的,这种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利益,在整个生命当中,都是源源不断的,非常强大的。这只是世间的一个普通善心和善行,就有这么广大的利益,这就是宇宙中最大的法则-因果规律。

世间上一个普通的暂时给他人一点衣食和安慰的善行都是如此,更何况菩提心呢?因为菩提心它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生命,哪怕表面跟我有仇的,伤害过我的人都不会放弃,而且他要给他带来的,是佛陀的智慧和安乐,是完全彻底超越生死的安乐,所以特别的广大,所以这样发菩提心的人他的相续中所获得的,是我们用思维没有办法衡量的。如果说虚空有边界,这样的一种菩提心都没有边界,何况虚空本身根本就不可能有边界的,所以菩提心就比虚空还要广大。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讲了一点点菩提心利益,如果大家想更多了解,很多的经典比如华严经等等的大乘经典中有非常广泛的讲述,或者大家去看一下入行论也可以。我们今天稍微浏览和领略一下菩提心的风光,这里面没有任何宗教和信仰的色彩,这是一种智慧,是世界上最深奥的一种智慧,因为它太深奥了,所以不一定每个群友都能去承受,可能有些群友不一定能够去欣赏或者赞同或者去理解,这是非常能够理解的,没有关系。

能够听闻到菩提心,能够认同它,最后能够去向往它,需要很深厚的福德和因缘。如果我们听闻了这样一种深奥的道理,我们先不要说去接受它,也不要说去向往它,去发起这样一种菩提心,哪怕就我们产生这么一个念头:“噢 !虽然这是一种宗教说法,虽然各个宗教都有这样的说法,但是在所有讲爱心的说法中间,像菩提心这样,面这么广,这么深,果这么广大的,智慧这么深奥的,像刚才讲的颂词的这样的一种境界,仅仅去想一想都会感觉到它确实是与众不同。”如果你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念头,都说明你是一个福德非常深厚的人,都是非常值得赞叹和随喜的,或者是用世间说法,是值得庆贺和恭喜的。以后有机缘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再来深入探讨菩提心里面一些具体内容和修行的具体的方法--也就是操作性很强的一些方法,你照着去做,很快就能多多少少得到一些真实的体会和利益的一些方法,以后有机缘的时候我们再来分享。

扎西德勒!吉祥如意!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管理者: YHZhang
创建页面时间:0.085秒

论坛新帖

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