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慧灯讲坛

Topic-icon 科学没有答案的那些事儿

  • YHZhang
  • YH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版主
  • 版主
More
1 年 3 个月 前 #3399 YHZhang
YHZhang 创建在 科学没有答案的那些事儿
科学不知道答案的那些事儿(草稿)

圣经里有一个堪称人类第一烂尾工程的故事。在大洪水过后101年,有一群非常有反叛精神的人,他们不喜欢神,却对自己极为自信,他们自己要当神,他们想了个办法,他们要造一个能够通到天上、通到神住的地方的一个摩天塔,叫做巴别塔。

刚开始,耶和华并不在意,但是这一群人很有毅力,积少成多,塔造得越来越高,当这个塔的位置就在今天迪拜的哈利法塔附近。眼看就要实现梦想了,这下耶和华也害怕了,他就想了一个办法。耶和华让这些人讲起了不同的语言,结果他们彼此说话无法沟通,变得一团混乱,最后只得收拾各自的工具回家了。而这个摩天塔,也就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烂尾工程。

在西方,这个故事经常被用来比喻那些不相信神,对自己盲目自信的那些唯物论者。工业革命可以看作是科技的第一次的摩天塔工程。在工业革命时代,人们曾乐观的认为,科技和工业革命可以带来一切需要,可以满足所有的欲望,所有的幸福都可以实现,但是结果却是留下一个精神荒漠,而且是受到两次世界大战洗劫的这么一个烂尾工程。

人工智能可以被看作科技的又一次新的摩天塔工程。很多科学家相信,最后用机器是可以创造意识和心灵,虽然他们对意识到底是什么、心灵到底是什么,至今都是含糊不清。但他们认为机器可以创造意识,可以复制意识。创造意识也就等于是创造一个真正的生命,而创造生命一直被西方传统文化认为是属于神的工作,所以人工智能是一次新的巴别塔工程。但是和工业革命时代的乐观气氛不同,这次巴别塔工程才刚刚开始,科学家们自己已经被这个怪物给吓着了。

当科学一出现,超凡的魅力就征服了很多很多的人。其实那些真正的,最有科学素养的科学家都知道:科学和宗教信仰是不冲突的,科学没有办法推翻前后世和灵魂的存在,他们不能否认宗教信仰,同时,宗教信仰也没有办法推翻科学。

但是,科学的普及,在普罗大众心目中,甚至科学工作者的心目中,一定会对传统的宗教信仰造成一种冲击。就这样,科学一旦崛起,立刻对传统的宗教信仰形成了强大的挑战,特别是象量子力学的出现,就如同在所有传统宗教的建筑上,投了一颗原子弹,把它们炸成了一片废墟。这其中唯独有一个例外,这就是有着宗教形式,但并非宗教的佛法。佛法非常欢迎科学的发展,因为佛法里面有很多很深刻的道理比如空性,缘起等等。这些道理用佛法的传统语言可以表达得非常清楚,但是这种传统的语言知道的人却很少,而现代人因为从小接受科学的教育,只要在科学和佛法之间稍微做些翻译工作,他们就很容易理解以前那些很令人费解的佛法道理。

但佛法可以解释所有的科学,而科学只能解释一部分的佛法。在那些最源头的地方,科学的理性主义传统,它其实是一个虚空中的楼阁。

佛经里面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可以很好的理解这一点。在远古时期,有一个国王,他的王妃为了能够提升自己在后宫的地位,谎称自己怀孕了。果然国王听后对她倍加爱护。王妃在衣服下塞了一个枕头伪装成大肚子,国王信以为真。但是到了应该临盆的日子王妃自知骗不下去了,情急之下便买通了御医和太监,谎称她生了个小太子,她说这个小太子多么多么的可爱-大眼睛,还特别像国王,但是可惜这个小太子刚生下来就出疹子,所以怕风不能见人,连国王也不能去看。国王身边的御医和太监们,包括王妃自己,都不断地给国王传递各种各样关于小太子的消息,很多生活细节,比如今天他没有大便了,让人很着急啊;明天他终于大便了,但是有点稀呀;他今天喝了多少奶呀,后来他又吃了点什么药,似乎好一点了;过两天又是小太子会笑了,还笑得很开心很甜啊;然后又说小太子这两天有点发烧感冒。过几天又说他已经长到十几斤了,总之很多很多细节,还把小太子换下来的尿布拿去给国王看。国王一点都没有升起怀疑之心,而是随着这些消息经历着喜怒哀乐,心情起伏不定,他就想能够早点看到这个小太子,但是很不幸的是,就在他约好了要去看孩子的时候却被告知:小太子突然抽风了,而且病情加重,没有熬过夜就死掉了。御医发现小太子是死于传染性很强的瘟疫,于是紧急火化了。国王非常伤心,但是也没办法,就这样,国王凭空得到了一个儿子,然后又凭空失去了他。

科学给我们描述的这个客观的外部世界,其实非常像这个故事里的小太子。因为从这所谓的宏观的故事来讲,有太多太多逻辑性非常强的细节,让你根本无法质疑,如同这个国王一样,他就从未怀疑过。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细节太多了,而且非常有逻辑性,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科学就是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但是,在那些最基本的问题上,在那些最源头的问题上,科学始终就没有给出答案。恰如在小太子诞生这件事上,始终找不到一个答案一样。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如同从虚空中幻化出来似的,一旦幻化出来以后,它就开始非常有逻辑、非常真实地一步步向前发展,直到有一天死亡来临,然后它又这样突然消失在虚空中。仔细想想,这是否非常有意思呢?

在很多涉及没有诞生和诞生的临界点,比如最小的粒子是如何诞生的?科学根本无法作出解答。又比如,科学上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关于物质。物质有三个最重要的属性:时间、空间、运动。那么什么是运动?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在牛顿的时代,大家很有信心,觉得科学已经做出了圆满的回答。后来逐渐发现,对这三个问题,科学一个都说不清楚。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越来越意识到,对于运动、时间和空间,仍然完全不清楚其本性是什么。

对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概念,什么是意识?科学也是一无所知。目前大热的人工智能,这个故事被讲得非常辉煌,也非常炫,但是探究最关键点:到底什么是意识?它就犯了致命的错误。

拿我们普通人的直觉来说吧,我们这么相信我们的眼睛和耳朵,看得见听得到,可是直觉就在欺骗着我们。比如,科学告诉我们,外部世界,只有光和光的不同频率,而光和光的不同频率,根本不是颜色,更不是一种视觉,那这个颜色和视觉从何而来呢?我们为什么会看到颜色呢?你可能会说是脑电波,也许哪天脑电波完全可以复制,至少现在已经可以记录。但是脑电波是没有任何颜色的,它也感觉不到颜色,脑电波自己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他是不能感觉自己的,那我们是怎么感觉到的?我们看到的颜色是如何产生的呢?换句话说,我们的心和这个心识,它的这些视觉、颜色,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就在这个临界点上,在这个诞生和没有诞生的这个临界点上,科学是苍白的,没有任何答案。

听觉也是如此,我们明明可以听到声音,但实际上外面明明是没有声音的,只有振动。但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听到声音呢?这个声波的振动和声音之间是隔断的,你从宏观上看,似乎逻辑性很强,你觉得这非常科学啊,非常有说服力,非常理性,你觉得不容置疑,你也不会去深究。但是当你真正去了解,去探讨时,你才会发现,声音和空气的振动,这两者之间是隔断的,根本就连接不起来。声音是意识中的幻觉,它和脑电波,和外面的空气振动,中间有条深深的鸿沟,无法逾越。即在未诞生和诞生之间有个临界点。对此,科学没有答案。

再例如:基因,我们知道基因解释了很多东西,阐述得非常好:两两一组的螺旋体是怎样成长、复制、分裂,然后渗透到各个细胞,形成不同的生命属性等等。可真正追溯到源头上,基因的排列与生命的属性,以及生命的性格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生命的属性和性格,到底是怎样形成的?这又是一个断层,又是一道悬崖。在未诞生和诞生之间的临界点上,科学没有答案。

再比如说为什么孩子一生下来就要喝奶?为什么小牛一生下来就会去找母亲喝奶?为什么不同性别之间天生就会有一种异性相吸,但为什么一个美女对于一头公猪来说,却没有一点吸引力?为什么狗走千里改不了吃屎?飞蛾为什么喜欢扑火?很多这样的问题,都没有答案。

最深奥的东西其实是藏在最简单的东西里面,而越是最简单的东西越没有答案。我们可以把宏观的故事讲得非常好,但是在最初的、没有诞生和诞生的临界点上,科学一点答案都没有,

最有趣的一件事,是科学无法回答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我?可以说,除了佛教以外的所有宗教都对这个我非常执着,只有在佛法中宣说了无我的智慧。可有趣的是,科学和唯物论,如果他们能够彻底一点的话,他们其实是最能够理解佛法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说我们自己。如果我们是真正的实有物质,那么我们血液中的血细胞每四天就全部更新一次;我们全身的所有细胞,最多100多天也全部更新一次,从物质身体的角度来说,我们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而我们的思想就更是如此了,如果我们的思想只是脑电波或者复杂的脑结构,那上一刹那和这一刹那,上一瞬间和这一瞬间,都没有丝毫关系了,就是两个不同的脑电波,更不用说100天之前,甚至小时候了。可是我们都不会认为小时候的我不是我,我们都认为小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是同一个我,二十年之后的我也是我,所以我们才会努力工作、挣钱,为养老做准备。

这个“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执着?执着从哪里来的?其实,这个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围绕着我的。这些源头上的问题,科学都没有答案。一切就是从虚空中凭空出现了,就像孙大圣从石头里面蹦出来一样。在宏观的这些层面,他有太多细节,太逻辑严密了,所以我们根本就不会去怀疑。就像刚才讲的那个国王,他就深信他的小太子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虽然他从来没有真正看见过他诞生和死亡,但是他完全沉浸在这个故事中。同样的,外面的世界其实有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有可能就是一个我们自己编造给自己的一个故事,他就像一个梦一样。比如说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元素——颜色,形状,声音等,其实都是我们心里幻化出来的,在外面根本就找不到的。而且外面和中间这个纽带,最后也是总找不到这个连接点的。科学告诉我们,在外面的物质世界是找不到的。科学可以告诉我们一个助缘,他可以告诉我们红色为什么不是白色,它们的差别是怎么产生的,可是这个颜色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最重要的因,它的源头,就在最关键的环节上面。

特别是这个脑电波和意识之间,根本就找不到这个连接点,找不到这个联系。唯物主义从这点来讲,它嗓门特别大,特别有气场,就是一下子就征服很多人。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唯物论非常符合我的直觉,非常符合我们的感官印象;第二,科学的宏观方面,他的确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这些宏观显现的因果纽带非常的详尽和严密,让你不可能起疑心。

以上的分享,如果能够引起大家这样一点共鸣和思考的话,我会感到很欣慰。我是觉得唯物论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思想,他里面有很多闪光的地方,而且他跟理性主义的传统是分不开来的,它使我们从很多愚昧的迷信的宗教信仰当中走出来,是用理性的眼光去思考,它出现了很多伟大的科学发现,也出现了很多人格精神上的独立和闪光点。我本人非常赞叹唯物论,但我们也要看到它的一些缺陷和缺点。这些缺陷和缺点可能是从根本上产生的,但我们应该比较公正,客观的去理解和看待这些问题。然后我们才有可能用一种理性主义的传承,最后走向智慧。

我们的讲座从理性的传承一路下来,走向智慧的思考。作为结尾,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中观根本慧论》龙树菩萨的缘起性空的思想,其中有一个非常精要的,开启智慧的偈子:
不生亦不滅  不常亦不斷
不一亦不異  不來亦不去
能說是因緣  善滅諸戲論
我稽首禮佛  諸說中第一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管理者: YHZhang
创建页面时间:0.058秒

论坛新帖

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