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icon 第九部:烧脑辩论

  • nizhang
  • ni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NZ
More
1 年 6 个月 前 #3348 nizhang
nizhang 回复在 第九部:烧脑辩论
外道祖师在阿夏的气场下,气短心虚。但他不甘心这个回合就这么尘埃落定,于是强打精神,问道:“那就请你说说,你做梦的因缘是什么?”
阿夏微笑着,娓娓道来:
“说起我梦者的因缘,你应该听过‘日有所思,夜形诸梦’的古语吧。这‘梦心’就是做梦的因,而这‘日有所思’就是做梦的缘。.. 此外,还有一种特殊的入梦之缘:神灵托兆。
“所谓‘梦心’,即梦中的意识,又称‘妄心’。古人说:至者无梦。就是说,有道的人,能伏住妄心,自然梦就减少了。..
“其实,无论醒梦,它们的境现都是因缘法。.. 醒时的种种境遇,要么是由计划所成,要么出乎意料之外。同理,做梦要么由日有所思,要么由神灵托兆。..无因无缘的境现,无论醒梦,哪里也找不到。”

这一番侃侃而谈,让众人听得入了神,就连“醒者”外道祖师也不例外。辩论几乎成了阿夏一人的演讲。.. 大家习惯了阿夏的“无厘头幽默”,这才恍然惊觉,原来阿夏不止擅长“插科打诨”式的见招拆招,他一旦侃侃而谈,竟也是魅力非凡。
这理性的魅力,遇上大神的颜值魅力,二者发酵,酣醉指数即刻爆表,立刻在现场和网上醉倒了一大片,把他们直接送入了“梦乡”。
于是阿夏在网络上的绰号,由“梦者”升级为“梦神”。
酣梦未醒之际,但听“梦神”阿夏的声音在耳边继续飘荡。
“梦神”说:
“我再举两个例子,帮大家打开思路。
“比如,佛教徒白天祈祷佛菩萨的心猛利,习气成熟,梦中也能祈祷佛菩萨。但非佛教徒没有这样的习气,不可能无因无缘在梦中祈祷佛菩萨。
“又比如,白天看了暴力片,影片中暴力凶杀的画面在心中落下了深刻印象,以熏染的力量,梦中不由自主就现出那些景象,自己也变成影片中的人物在举枪射击。如果没有看过暴力片,根本做不出这样的梦。而牧场上的牧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连现代都市都梦不到。
“最最有趣的是,修行有成就的人,自己可以把握因缘,让梦按自己的心愿显现。.. 或者在梦中托兆,或者在梦中修法,或者借助梦幻身,往诣净土,成办事业,等等,这些神奇之事,其实都是缘起的表现。”
众人闻此,一脸的向往。
连外道祖师也醉了。..依稀似乎回到了“舌战杀伐”的古印度岁月。

何帆不失时机发出了“少侠唯识”的新帖,为阿夏之说加上一个注脚:
“梦境修行的故事:
.. . ..
“这方面的精彩公案,还有很多.. 如果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奥秘,可以看看丹增嘉措活佛的《探索梦的奥秘》一书。.. 此外,慈诚罗珠仁波切的‘慧灯之光’中,也有很多精彩的开示。”
.. .
此时,夜色已深。
只见一轮明月悬在虚空。
一个人抬起了头,默默地望着明月。
接着,更多人抬起头,望着明月。
最后,几乎所有人都抬起头,仰望虚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大家心里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个念头:今晚的梦境,是否会有所不同?

很多年后,何帆的小说“新莲苑歌舞”系列问世。在小说中,只描写了“醒梦十辩”的前五辩。后五辩以附录的形式,收集在小说的后面。
想来,何帆当初创作时,一定是担心辩论的内容拉得过长,会伤害到阅读体验。.. 事实上,他甚至担心,把辩论攻防战的这些过程写入小说,是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但小说问世后的反馈,就连何帆自己也始料未及。
“醒梦十辩”成了最脍炙人口的一个章节。它的持续发酵程度,甚至超过了对“新莲苑歌舞”的一波又一波影视改编热情。.. 如果何帆能预见到此,也许会把整个“醒梦十辩”都扔进他的小说章节之中。但历史就是这样,无法重新来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个梦想中的“蓝色小光湖”。
有关这场辩论的传说很多很多,虚虚实实,眼花缭乱。.. 其中一则和一部大神级别的电影有关。据说,在这场著名的辩论激战正酣之际,遥远的北美梦工厂,有个大神导演,正从电脑屏幕上默默关注着这场烧脑辩论。他正在构思一部从小就盘旋在心头的剧本。..当听到阿夏提及“梦幻身”的概念时,他的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一丝微笑。..几年之后,大神剧“窃梦先生”上演,影片一结束,无数兴奋的粉丝冲出影院,冲向电脑屏幕,瞬间就把该剧刷成了影评史上口碑第二的神作。
当然,这都是后话。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nizhang
  • ni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NZ
More
1 年 6 个月 前 #3349 nizhang
nizhang 回复在 第九部:烧脑辩论
当时的真实情节,大致如此。
“醒梦”之辩,其精彩程度,远远超出了想象。元老团不得不延时一天。“醒梦十辩”的后五辩,被安排在第二天。
痴婆婆连夜赶到了魔坛的战地指挥部。
见到战况,气得直跺脚。
伊古魔王也意识到事情彻底偏离了轨道。欲待撤出这场辩论,痴婆婆说:“此时再撤,还有鸟用?..不如死战到底。”
痴婆婆的一念之差,成就了“醒梦十辩”依旧精彩的后五辩。.. .
.. .
“醒梦十辩”成为“梦神”阿夏的“封神之战”。俘获了无数..少男少女心。但世事无常乃是常,阿夏还没来得及自恋,旋即被金秀贤,陈学冬,杨洋等一大票新“男神”给淘汰,成了“还没来得及喘气就已经过气”的典型案例。
这个时代的少男少女心,切换偶像频道的加速度,已经快赶上“刹那生灭”的极限速度了。.. 加速度带来的,不仅仅是频繁的刺激和频繁的新鲜感,还有刺激和新鲜感落潮之后的“集体疲劳”,“集体厌食症”和“集体忧郁症”。
.. .
Anyway,在“梦神”封神之战的那两个晚上,几乎所有目光都投向了“梦神”阿夏。
几乎..所有..
意思是说,至少还有一个例外。
观战的人群中,有一个女孩子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另一个男生:何帆。
这个情有独钟的女孩子,即是迷途知返的小娟。.. 那天晚上,她躺在何帆怀里前往医院的路上,就对何帆暗生了情愫。偏偏这份情愫,还不能说出口。
这些年的风尘漂泊,小娟以为自己的心早已死了。未曾想,在善良的天性找回来的同时,爱情也悄然入侵,不过却带着苦涩的滋味。
何帆是林海涯的。而林海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份苦涩,只有暗自吞下。
偏偏在这场笼罩着光环的校草大战中,小娟以女孩子独特的敏感和敏锐,察觉到了林海涯对阿夏的微妙心思。.. 她一边为何帆感到悲哀,一边又情不自禁有份窃喜。..然后,又深感愧对林海涯.. 这悲哀,窃喜,愧疚.. 愧疚,悲哀,窃喜.. 窃喜,愧疚,悲哀.. 如车轮大战,把小娟才稍稍平静的心,又搅成了一团乱糟糟的麻线团..
大战的硝烟散去后,阿夏躲开热闹的人群,悄悄来到清凉古寺的山道上。这里安静清凉,是南都大学周边不可多得的僻静地,成了许多重要场景不约而同的选择。
他正在踱步..
一双小手从背后蒙住了他的眼睛。
“林海涯,出来吧。”阿夏说。
“什么鬼!你背后张眼睛了吗。..真没劲。”林海涯松开手,有点扫兴。
“你从我离开男生宿舍楼的那一刻开始跟踪我,在第二食堂的拐角处跟丢了,但你人小鬼大,猜到了我的路线是朝着北门方向,便抄近路赶到北门伏击,又一路跟踪到此.. 我刚才刻意放缓脚步,就是为了让你走山路不用太喘气。”
“啊哈!你这个坏蛋,既然早就发现了,为什么不早点等等我,害得我跟的气喘吁吁。”林海涯说。“.. 你怎么也喜欢来这儿散步?”
刚说完,就懊悔了。..林海涯,林海涯,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叫做“也”.. 什么叫做“喜欢来这儿”..
脸不禁一红。
偏偏怕哪戳哪。只听阿夏漫不经心地说:“我可不喜欢爬到树上看月亮。来这儿是因为约了人。”
脸又一红。
.. 哈!阿夏,你个“偷窥狂”..我怎么忘了,这家伙成天没事干,就喜欢拿着一个“蓝色小光湖”,像福尔摩斯拿着个放大镜一样,到处看.. 哎呀!!不对不对!.. 等等,等等!!.. 这是不是说,自己和何帆说的那些悄悄话,这个变态的家伙一字不漏都偷听了去?..
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儿。
赶紧装没事人儿,眼珠子一转,岔开话题。
“约人?..这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上这么浪漫的地方,约什么人?..是不是..那个囊萨玛啊?”说着,眼珠子滴溜溜地,瞅着阿夏。
这要是换了别人,早被林海涯虚晃一招给过了。偏偏阿夏自小鬼怪,比七窍玲珑的林海涯还多一窍。他说:“浪漫?这地方很浪漫吗,我怎么不觉得?..是不是你自己在此地有许多月上柳梢头的回忆啊。”
林海涯的脸顿时红得像映山红一样。
.. 可不,在此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不正是自己和何帆嘛.. 哼,这个偷窥狂,不但心地贼坏,嘴巴也贼损,一点也不肯让着我.. 一点都没有那个木星人可爱 .. 我小魔女居然又吃了亏..
.. 不行!.. 我得使出女生的特权:耍赖!
想到这,脸皮一厚,红晕立褪。“别想赖!..快交待,是不是囊萨玛?”
“嗯。是她。”阿夏淡淡地说。
..真的是囊萨玛!..他和她,真的..
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像一脚踩空,掉下悬崖,人堕在半空,有种失重的感觉..
“不过,还有一个人。那才是我要等的人。”阿夏不紧不慢地又补上一句。
..哼!这混蛋,说话不大喘气会死吗?..
心里却踏实了。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下坠之中忽然落地。她一路悄悄跟踪阿夏,就是为了查清这件事儿。
.. 既然自己担心的事儿并不存在,那他心里装的..应该..
.. 嗯 .. 那天,他不是说了..那个..那个..他也是初吻吗..
嘴角不由自主溜出一个掩饰不住的开心的微笑。..
阿夏心里暗自好笑。
是的,这就是林海涯,这就是我的白玛赛,虽然精灵古怪,鬼心思一大堆,但单纯的心,永远停留在十二岁,拒绝长大,永远和成熟女人风云诡谲的内心世界鸡犬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
林海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好奇心立刻又冒出来。“快说,到底什么人?跑这来等她?”
阿夏说:“嘘!-- 喏,来了。”
但见两个人影从树林间如飞鸿般,翩翩飘落。林海涯眼睛蹬得大大的,什么鬼!这年头,会轻功的也忒多了吧。
到了眼前,林海涯看清了来者的脸,眼珠子几乎掉到了地上。和囊萨玛一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长着一副猴脸的外道祖师。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nizhang
  • ni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NZ
More
1 年 6 个月 前 #3350 nizhang
nizhang 回复在 第九部:烧脑辩论
阿夏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外道祖师的手。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竟胜过久别重逢的战友!
许久,阿夏才说:“猴啼论师。此次蒙您相助,阿夏大恩不言谢,记在心里了。”
“外道祖师”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帮我偿还了昔日的一笔宿债。我下次再来人间,再也不用带着这张猴脸了,这跟了我一千多年的‘猴啼论师’的名头,也可以改一改了。..阿夏,你很酷啊,这一场辩论真的很过瘾,让我依稀又回到了一千多年以前。”
林海涯听得头坤地乾,完全转了向。“什么鬼!..你们这..演的哪一出..敢情是无间道呀。”
囊萨玛噗嗤乐了。这才道出一段奇特的三世因缘。
原来,猴啼论师在五百世前,曾修习过佛法,但因没有皈依,杂学各种外道,死后转生在愚痴的旁生道,做了两百世的猴子。
再回到人间时,先是投生在数论外道,为数论外道的一名著名祖师。死后没有得到数论外道宣称的解脱,反而堕入泥犁受苦,于是又生了断见。再回到人间时,成为一名断见派的祖师,信奉“人死如灯灭”,“不存在因果轮回”,“应及时行乐”等等。死后,再次堕入泥犁受苦。
于是,生起大忏悔心,恰逢龙树菩萨和提婆论师师徒二人到地狱游历,便在两位佛教祖师前忏悔前衍,得到摄受。
旋即转生在印度恒河岸边,天生一张令人惊恐的猴脸。
出生时,父母疑为妖怪,想要扔到荒山中。未曾想,有一百只猴子捧着桃子来朝拜,而且猴啼声绵延数里地。这才醒悟到,这孩子是一个“贵人”。从此悉心抚养成人。
稍长,过目不忘,聪慧异于常人。年少时,修学外道,弱冠后,舌辩四方,坏了许多佛教道场。以此声名鹊起,被外道誉为“猴啼论师”。
当时龙树菩萨已经示现涅槃。而提婆祖师在印度如日中天,辩论第一,无人能胜,曾经降伏八大外道论师,令七十二外道极为嫉恨,却无可奈何。外道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猴啼论师”身上,于是约了在波罗耶伽国进行决战。
按照古印度辩论的风俗,要先撞击钟鼓,才能开始开口辩论。
猴啼论师看过提婆论师过去的辩论记录后,心生畏惧,知道正面迎战一定会败。于是捷足先登,先上钟鼓楼等候,并命人把钟鼓楼四面的出路全部封存。
等到约定的时间,猴啼论师先撞击钟鼓。静等提婆论师认输。
没想到,提婆论师施展神通,从容跃上钟鼓楼,撞击钟鼓,声音一直响彻全国和城外的山谷,亦隐隐约约敲醒了猴啼论师的宿世回忆。
猴啼论师先行发难:“登楼撞钟是谁?”
提婆论师:“天。”
提婆论师的名字“提婆”是梵语,意译为“天”。
猴啼论师认为他托大,不满意,复问:“谁?”
提婆论师:“我。”
猴啼论师追问:“我谁?”
提婆论师:“狗。”
这一答,极其玄妙,暗藏机锋。
但猴啼论师并未省得其中的深义,再次追问:“狗谁?”
提婆论师:“你。”
这一答,更加玄妙,不仅和刚才的机锋一致,而且还机智地嘲讽了猴啼论师一把。.. 两人一来一往,往返七次,始终在“狗”“谁”“你”“我”四个字之间打转转。
然后,提婆论师忽然大喝一声,再次撞钟。猴啼论师听到钟声,心下豁然开朗。仔细想想,越想越妙,不禁放声大笑,对提婆论师的智慧与幽默佩服得五体投地。..
林海涯听到这里,大为好奇:“等等,等等.. 什么鬼!..这你啊,我啊,谁啊,狗啊,卖的哪门子狗皮膏药?”
囊萨玛微笑说:“难怪你不懂,这是禅机。.. 我是谁,这是所有宗派都特别感兴趣的话题。而提婆论师的禅机是说,无论天地,你我,人狗,其实皆具佛性,本性中无二无别。在圣者的智慧境界中,皆不成立。..更机智幽默的是,外道祖师悟不到这个圣者境界,在凡夫的分别境界里打转转,于是人啊狗啊,你啊我啊,绕来绕去,都成了提婆论师拐弯抹角地在骂他。..你说,提婆论师是不是又玄妙又幽默?”
林海涯听了,仔细想想,真的是这样,大为称奇。她意犹未尽,催促说:“故事还没讲完呢,快点,快点,接着讲,那猴啼论师怎么又会出现在我们的辩论大赛上呢?”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 nizhang
  • nizhang的头像 Topic Author
  • 离线
  • 管理员
  • 管理员
  • NZ
More
1 年 6 个月 前 #3351 nizhang
nizhang 回复在 第九部:烧脑辩论
于是,囊萨玛又接着讲了下面这段故事:
这次辩战之后,猴啼论师成了提婆论师的弟子,而外道再无人敢挑战提婆论师。有位年轻的外道徒,为了给输掉辩论而抱憾身亡的师父报仇,便发誓说:“口才胜我我必刀剑胜,形空剑杀我我必真剑杀。若不能杀提婆为师复仇,我必自戕。”于是假意服输,拜在提婆论师座下为徒。
提婆论师早已窥破这个年轻外道徒的心意,他自忖度化众生的大事因缘已了,如今正是践行菩提心的时机,应该以自己的死接引这个年轻人。便假意不知,把这个年轻人带在身边做贴身侍者。
这天在竹林禅修,没有旁人。年轻外道徒一剑刺入提婆论师的胸口。提婆论师忽然睁眼,朝着他从容微笑,说:“你这把短剑是在波罗耶伽国所买,花了三百两金子,对不对?”
年轻外道徒大惊失色,剑再也刺不进去。慌张地说:“你怎么知道?”
提婆论师微笑说:“我当然知道。你来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了。所以我才一直把你带在身边呀。你没听说吗,我从来不用侍者,你来了以后我才破例。”
年轻外道徒大惑不解:“你,你为什么..”
提婆论师说:“你若杀不了我,必定会自戕,是不是?我知道你秉性敦厚,对师恩滴水必报以涌泉。我得生死大自在,住世不住世,都没有差别。因此愿以此命,换你一命。”
年轻外道徒闻言,心中仇恨顿时融化,想起这些日子提婆论师的种种好处,松开握剑的手,掩面大哭,痛悔不已。那份心痛,比之自己的外道师父离世,更胜十倍。
想到伤心处,年轻外道徒拔出提婆论师胸口的短剑,就往自己脖子里一抹。..提婆论师胸口血如利箭喷出。他眼疾手快,一手已经擒住了年轻外道徒的手腕,说:“你过去的一条命是你过去的师父的。这份恩德已经报了。从此以后,你这条命是我的,你是我的徒弟,要好好活着,走真正的解脱道,利益群生。”
年轻外道徒闻言愕然,当啷一声,短剑落地,匍匐在地,嚎啕大哭,痛不欲生。.. 此时,血已染红了全身和膝下的草地。提婆论师这才腾出手,封了自己胸口的气脉。已然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
猴啼论师带着一众弟子已闻声赶到。一些弟子急红了眼,捡起地上的大石头,就要和年轻的外道徒拼命。提婆论师急忙说:“住手!..猴啼,你..赶紧..劝阻他们,我.. 我没有力气.. 说话了。”
猴啼论师急忙劝下所有弟子。大家撕心裂肺,顿时有好几个已经晕厥在地。提婆论师指着年轻的外道徒,说:“你们..谁..也不许伤害他..一..一根指头。他..他..心地单纯,心性醇厚,是..我..最..最好的弟子。”
然后,又勉强对猴啼论师说:“你..留下..我有..话说。..让他们..先..离开。”
弟子们强忍悲痛,退下,留下猴啼论师一人。
提婆论师说:“你..要..好好努力,住持教法..莫辜负..我的期许。”说罢,阖然长逝。国王率信众闻讯赶到,见此,如丧考妣,仰天悲泣道:“大德舍我,佛日陨落!”
猴啼论师因此立下大愿,不求往生净土,惟愿生生世世常住世间,效仿因揭陀尊者等十六罗汉,暗中护持如来正法。..以此愿力,此后,果然每一世都生在人间,护持正法。
但由于往昔曾经以外道身份,毁灭佛教道场,以此因果缘起力,虽然励力忏悔,重报轻受,但始终生就一副猴脸。只不过,以忏悔力,一世比一世平近。这一次“醒梦辩论”,则彻底清净了往昔的恶业。猴啼论师心里也格外畅快!
这次辩战,其实是阿夏设的局。
阿夏深知,若不能找到一个棋逢对手的辩论高手,就难以彰显那些深奥微妙的义理,自己这番苦心也就落了空。所以,请囊萨玛千辛万苦,终于在文殊圣境五台山,请到了猴啼祖师,上演了这一出好戏。..就连痴婆婆也彻底上了当,把猴啼祖师当成了自己的心腹之人,推荐给伊古魔王。
林海涯听得目眩神迷,恍如梦幻。半响才说:“好啊,你们串通了演戏,害的我白白担心了一场。..不行,下次有这么好的戏看,一定得先通知我!”
囊萨玛说:“通知你,那还不早就穿帮了。..正是你那样焦急如焚,才骗过了伊古魔王他们呀。这个戏,也有你的一份大功劳。”
林海涯说:“那也得赔我的精神损失费..要不然,这样吧,我有一个赔偿的好办法..囊萨玛,你告诉我,你们天女是用的什么牌子的护肤品,或者,你下次给阿夏带茶叶的时候,也给我捎点什么人间没有的好吃好玩的东西。”
大家都哈哈大笑。囊萨玛笑着说:“这还不简单。下次一定给你多带一些。就是不给阿夏带,也得给你带!”说的林海涯心花怒放,马上就黏着囊萨玛,姐姐长,姐姐短,打听囊萨玛有些什么珍奇古怪的玩意可以带给她。
猴啼论师前脚刚走,后脚就从山脚下上来一群人。
正是何帆,带着英子,王剑书,校草队的诸位笨哥,小雪,小娟..等等一票人,都来到清凉古寺。原来,阿夏约了他们,一起到清凉寺撞钟。
大家这才发现,今天正好是中秋月圆之日。尽忙着紧张激烈的辩论赛,连日子都忘了。大家赶紧上大殿,拜佛,撞钟。
在绵绵不绝的钟声中,阿夏默默发愿:
树立无畏前译教法幢,
传扬胜利教证法鼓声,
理智之道狮吼遍三界,
无等吉祥光芒照十方。

撞过钟,大家有说有笑热闹了好一阵子。
从山上俯视这座曾经的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江南古城,但见灯火通明,张灯结彩,普天同乐,喜庆气氛洋溢在六朝古都的每一个角落。

但阿夏却另有一份心事。
他望着古城,目光中有份忧心,有份落寞。..真正的挑战,才刚刚拉开序幕.. 这份沉重,又能对谁说呢?

(第九部终。---- “新莲苑歌舞”系列之“智慧篇”共九部 完结。 各位亲,5年后有缘再见。 吉祥如意! )

Please 登录注册一个帐号 to join the conversation.

创建页面时间:0.061秒

论坛新帖

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com